打印页面

首页 > 数字报滁州日报 窠臼安能不跳脱 返璞归真自信来

窠臼安能不跳脱 返璞归真自信来

关注    

每年中考第一场,就是语文,今年语文一考完,朋友圈里就有之前研究过近三至五年语文试卷的家长说,根据向孩子了解到的情况,今年语文试卷的整体模式和之前历年都不太相同,阅读的比例加重了,对古诗词的理解要求提高了。无独有偶,几乎同一时间,朋友圈里流传开一则语文老师对试卷的直观感受,同样指出今年试卷在题型和难度上都有变化,“增加阅读量真的是所言非虚”。老师家长们一致认为,不阅读不成才,语文为王的时代已然来临。

带着对中考语文试卷变化的关注和语文学习重点的疑问,本刊特别约请滁州实验中学初一语文组的曹新悦老师写就本文,看看这位年轻教师眼中初中语文学习的动态变化及她本人的静态思考。 ——编 者

滁州实验中学初中部 曹新悦

一年一度的中考落下帷幕,语文试题的设计备受关注。也许,已经让家长和学生们感受到,平时不积累,靠侥幸是考不出高分的!

而学生本来就因为数理化占用大量时间,都知道要加大阅读量,可是时间呢?

规律不可因循,备考众说纷纭

对于语文试题的设置,向来是大家津津乐道的内容。因为是母语,看起来又不需要繁琐的推理论证,只要认得字,总能评点一二。

譬如说,今年的名著阅读和小语段考察合二为一了,注音字词不考了,名著要求深阅读了,我得回家好好带孩子读名著;譬如说,今年的古代文化常识考得多了,得给孩子备一本古代文化常识的练习;譬如说,去年考了说明文,今年又继续考察说明文性质的非连续性文本了,以往的阅读理解文体的推演不奏效了;譬如说,作文居然是根据材料,题目自拟,不同于以往常见的命题、半命题作文......

这次是使用部编版语文教材之后的第一届中考,相较于之前的试题,稳中有变,但其实也不至于南辕北辙。

2018年以前,语文中考试题是有规律可循的。

试卷结构和分值保持稳定性,语文积累与运用35分,阅读理解55分,作文55分,卷面5分。题型也大体一致,特别是两篇现代文阅读理解有可预测性,记叙文年年都有,说明文和议论文每年交替出现;文言文阅读在规定篇目的课内文言文中,可以排除近三年考过的篇目,推断重点备考篇目;作文则是以命题作文和半命题作文为主,如《这就是我的承诺》、《你是我最____的人》、《难忘那______的眼神》、《说说我自己》等。

2018年,对于广大考生是出乎意料的一年,老师们纷纷预测阅读理解:前一年是记叙文加说明文,所以今年应该考察记叙文和议论文。结果,意外地发现,居然又考了说明文。课外文言文的考察一直不在老师们的考虑范围内,可是偏偏出现了《论语》中的一小段话。《出师表》迟迟不考,《曹刿论战》又来凑数......

于是,各种网络群抱怨频现:怎么能不按套路出牌了呢?

仅仅靠刷题闯天下的学习路径的局限性已经凸显,毕竟在今年的高考试题中也已经表现出了理科科目与人文学科的交互渗透的趋势。

所以,我们可以思考的问题是:我们希望孩子们学习到怎样的语文?是为了应对只按套路出牌的语文考试吗?我们期待的升学考试,应该是只按照套路训练出来的应试技巧的展示?语文学习最应该追求的到底是什么?

真细读真传承,真读懂真思考

2019年的语文中考试卷不露声色地回答了我们的问题。

名著阅读应该是脚踏实地达成“真细读”,文学常识广泛积累才能“真传承”,阅读理解要求概括整合实现“真读懂”,写作主题能够自我提炼须经“真思考”。

此前,我们面对名著阅读,更多的是帮助学生梳理出情节、主题、人物形象和文体常识相关的习题,就足以面对考试。而如今,当小语段阅读和名著阅读合二为一时,如果不了解保尔经历的苦难究竟是什么,就无法体会其理想精神的崇高。我们蓦地发现细读文本的重要性,如果没有真切地读过,就无法真正充实地回答内容。

古诗文相关的文学文化常识的习得,如果仅仅靠枯燥的刷题,便失去了其本身蕴含的文化魅力。我们从诵读诗歌中,感受古人的风俗,先贤的胸怀,亘古的情感……我们在朗诵、演讲、辩论、知识竞赛等多样化的语文学习活动中,可以更好地传承着我们中华民族的文化精髓。“客舍青青柳色新”里折柳送别的古风古韵让人心驰,“劝君更尽一杯酒”里满溢的是对于挚友的情谊,“江上几人在,天涯孤棹还”对于友人的牵挂期盼让人动容……不只是为了考试,更是为了那份热忱的民族自豪感,是情感的丰厚、文明的传承让我们华夏儿女的心灵有根可循。

市面上的语文教辅书,阅读理解的技巧的归纳总结比比皆是,学生们早早地习惯了答题的套路,可是回答问题的具体内容却常常过于空洞,言之无物。对于信息的提取归纳,对于情感的深入体会,对于个人生活体验的自主链接,对于二元思维的大胆改变......这些才应该是我们阅读的更重要的目标。真正读懂了《访梅》这篇文章(注:今年中考阅读题),就能理解作者贾平凹拥有着善于发现的眼睛和敏感的好奇心,他深谙透过现象关注内里的必要性,我们就能对避免“使多少个美好的东西毫无意义地无知地消磨过去”的途径,有更深一层的领悟。

再说写作(注:今年中考作文为对“乐”的认识与思考,或关于“乐”的经历和感悟),本应该是个性化的表达。少一点束缚,多一点空间,也就多了一点创新,多了一点特色,多了一点真实的思考。今年的中考作文,文体不限,题目自拟,这是对考生的信任,初三的学生,完全应该有能力清晰地表达自己的情感、态度和价值观。经过了真实而高质的思考,个性化的表达也就会跃然纸上了。“好之者不如乐之者”,“乐学”的境界如何抵达?“责任完了,算是人生第一件乐事”,“尽责”的过程中也一样可以体会到“乐”吗?“虽然我们的工作条件带给我们许多困难,但是我们仍然觉得很快乐”,在逆境中的苦难阻碍我们感受“快乐”,我们究竟从何能感受到了“快乐”……对于人生的思考,来源于广泛的阅读,真实的人生体验和深入的社会影响。

题目千变万化,不变的是对于深厚的语文素养的培养。当我们的孩子真正耐下心来一章一章地阅读《骆驼祥子》,他怎能不对人性的异化产生思考?穷途末路自暴自弃是否是祥子唯一的选择?当我们的孩子读了凡尔纳的《海底两万里》和刘慈欣的《三体》之后,他也有可能会对两个时代的科幻作家的对话产生好奇。当我们的孩子熟读了唐诗宋词,他就能凭着语感选出诗歌的上下句,凭着积累就能判断出诗歌中的典故。当孩子们有了广泛的阅读,在这样丰厚的基础上,写作也就是自然而就的行动了,应试也有了底气。

语言文学润心田,丰厚素养树自信

一次考试留给我们语文老师更有价值的问题是:

我们敢不敢,带领学生真实地阅读?

我们是不是,有能力引导学生整本书阅读?

我们能不能,创新阅读的形式,激发学生的阅读兴趣?

帕克·帕尔默在《教学勇气》中这样说:教学的勇气就在于有勇气保持心灵的开放,特别是在那些要求超过本人所能的时候,仍然能够坚持。

夹缝中的突围,是不是更让人振奋?

近年来,语文核心素养被不断解读,除了语文知识和语言积累,还要培养学生的语言技能和学习习惯,更要让学生受到高尚情操和趣味的熏陶,提高学生的文化品位和审美情趣,养成科学态度,尊重多元文化,热爱祖国的语言文字。

余光中曾经不无痛心地说过,汉语才是我们真正的根。当你的女友改名为玛丽,你怎能送她一首《菩萨蛮》?

其实,只要拥有汉语的文化自信,即使面对着真的外国人,我仍然愿意为他介绍“玉阶空伫立”的哀愁,为他吟诵“长亭更短亭”的归心似箭,无奈惆怅。

    我想和学生们说:阅读是语文的根,即使试题千变万化,只要我们有丰厚的语文素养,自信应对并非梦一场。

文章来源:http://shipin.chuzhou.cn/2019/0625/391978.shtml